阿花愛科學

【科学组】跳蛋PLAY(PWP)

一只中二猫:

Bruce被塞入了跳蛋。




AO3








周更PWP,勤奋如我!


蹂躏博士真是开心(危险发言)!

[复联科学组]心之所归

吃糖专业户:

-科学组/铁绿铁无差


-就是讲一个很久以后的故事


-


 


最后一个敌方武器在精准的炮弹打击下轰然化成烟尘,上空英勇的攻击者却突然开始左右摇晃起来,接着他脚下的推进器火焰骤然熄灭,在重力作用下一头栽下去。


在监测到操控者体征异常时,人工智能管家在0.01秒的反应时间后,立刻启用了那个早就编写好,注定仅会使用一次的指令,及时地调整战甲落地模式,快速向周围的战友发出求助信号,并向遥远的地球另一头的某个手机上,发送了最后的信息。


 


「home?」


 


布鲁斯班纳盯着屏幕上的单词足足愣了五分钟,接着木然地走进临时的帐篷打包起行李,他知道,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一架史塔克工业的直升机等在外面,最后一次将他带回到那个人的身边。


 


他们早就对这一天有所准备,他甚至不感到意外。那个已经鬓发灰白的男人,遇到事件还像是那个不要命的三四十岁的中年人,第一时间开着战甲飞过去面对那些花样百出的恐怖分子。加上托尼改造过的心脏本来就比一般人脆弱,一周前,他还完全不嫌远地跑过来要求布鲁斯帮他检查反应堆,那时明媚的笑容和凑过来耳鬓厮磨的肌肤相亲,触感似乎还未消散……


 


布鲁斯以为自己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他的手却依然颤抖地几乎拿不起任何东西,衬衫从指缝间滑落,他亦恍然跌坐在地。


 


「你可真是个混蛋……」


他咬牙切齿喃喃。


 


不知过了多久,轰鸣声临近,他用力抹了把脸,撑起疲惫的身子,没再管那些散落的东西,跌跌撞撞走了出去。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现在他要回到那个人身边去了。


 


-


 


托尼史塔克的葬礼受到了全球瞩目,这位英雄离去的隆重而盛大。他和布鲁斯早就是合法伴侣,因此布鲁斯一身黑色西服站在棺木一侧,不高的身躯默然屹立,他与每个人握手,接受他们的安慰与祝福。娜塔莎和克林特在两年前的一场战斗里殉职了,史蒂文的头上也已经钻出了白发,这位大兵走到布鲁斯面前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最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布鲁斯登上讲台,目光落在似乎是难得安安静静躺在那里的男人身上,表情显得平静柔和。


 


「根据托尼的遗嘱。」最后他转向众人和更多的摄像机,那是托尼见惯的风景,布鲁斯班纳平静地开口「他的遗体将会被送上太空安葬。」


 然后他不再理自己掀起的举世哗然,满眼只有那张平静的面容。


-


一艘载着他们二人的宇宙飞船再次在全世界的注目下起飞,布鲁斯将飞船调到地球重力数值和自动行驶模式,然后回过头。托尼史塔克合目躺在船舱,身上是一件做成了西服模样,极其轻薄的宇宙服,一眼看起来就很昂贵的造价和精细的工艺,自然是出自这位生前天才科学家的手笔。布鲁斯看了看自己身上肥肥肿肿的传统航天服,真心实意地感叹了一下资本主义的奢靡,和这个人就算死后也如此注重面子的做派。


 


接着,他毫不犹豫地褪下了那件宇宙服,在里面赫然穿着一件一模一样的航天服。


 


那是托尼为他们两个量身定做的最后的礼服。在布鲁斯取出它们时,上面甚至还极其符合托尼性格的摆了两朵鲜红色的玫瑰领花。看看,这个人最后都是这副样子……


 


「真是的……」布鲁斯一边无奈笑着抱怨,却一边将其中一朵整整齐齐别在自己那件航空服的领口。接着俯下身,像是怕惊扰了他的梦似的,轻手轻脚地为爱人也别好另一朵,并亲吻了他冰凉的唇瓣。


 


不久,飞船发出了尖锐的示警声,于是布鲁斯将它停了下来飘在宇宙里,他关闭了通讯,不再去理会基地的呼叫和疑问,布鲁斯平静地抬头,透过飞船的显示屏,目之所及,前方是一片黑色的旋涡,这是最近发现的一个微型黑洞,他们谁也没有告诉,这才是他们的目的地。


 


布鲁斯最后拢了拢总是乱糟糟的卷发,因为浩克的加持,他比那些朋友们任何人都还显得年轻,这总让托尼忧心忡忡假情假意地担心自己变老了会不会被抛弃。那自然是玩笑,可布鲁斯也记得,某天夜里,托尼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抱紧自己,问如果他先走了,剩下布鲁斯该怎么办。


 


布鲁斯拉起托尼的手,揽着腰把他整个支撑起来,开启了航天服上安装的那个微型有去无回的动力装置,接着打开了飞船舱门。


 


-


 


「在穿过黑洞的瞬间,会被巨大的引力变成原子。


还有可能会进入另一个平行世界呢。」


 


男人拉着他到窗边,兴致勃勃地指着星星给他看,茶褐色的眼眸里有着最闪耀的星光。


 


啊…一起变成原子也不错吧。


他想。


 


-


 


由于视界附近的时间急剧变慢,他们的掉落过程变慢至无限长。如果有有心者刚巧有足够精密的显微观测设备,仔细去看就会发现,在那个可见的神秘黑色漩涡里,定格着两位地球曾经的守护者最后的画面,他们紧紧牵着手,安详地闭着双眼,在遥远的数万光年外,带着平和的笑容遥望着这片深爱的土地,还有那些保护过的人们和他们的后代。


 


他们将永远相伴。


他们永远被铭记。


 


-


 


第一次向布鲁斯坦白对最后归宿的想法时,托尼确实做好了被痛骂的心理准备,哪怕另一位绿伙计出来发一顿脾气,他都觉得合情合理,毕竟这个想法也太过荒诞离奇了。为了增加可信任度,他甚至把一件趁着布鲁斯出去援助灾区时做的纳米太空服展示出来,就好像完全不知道这是个火上浇油的物件似的。


 


顶着布鲁斯一言不发却越来越凝重的表情,托尼艰难地试着将讲解变得轻松愉快,拖着布鲁斯到窗边去看星星,甚至连平行世界论都扯了进来,最后在瞄到布鲁斯身侧紧紧握着拳头时,他终于识时务地闭上了嘴巴,觉得自己正面临一场暴风雨前的平静。


 


「你真是个混蛋。」


 


这一句十足中肯,完全不显夸张的评价后,布鲁斯陷入了漫长的沉默。等到手里的热咖啡已经半凉,以为再也不会得到什么回答的托尼刚打算用一个娴熟的,或许带点颜色的玩笑结束这段开始显得尴尬的对峙,身边的男人出了声音。


 


「再做一件吧。」


 


托尼一时没反应过来,那双好看的棕色瞳孔都瞪大,惊讶地转过头看他的爱人兼好搭档,他依旧保持着仰着头的姿势看向远方,纽约漫天的繁星在他的眼里投映出绝美的光芒。


 


托尼突然觉得嗓子有些发干,长年的默契立刻令他那些滚到喉头的疑问有了答案,他神情复杂地沉默了几秒,又花了点时间整理情绪,仰头将杯底的咖啡液一饮而尽,似乎连咕哝出口的感叹都变得又苦又涩。


 


「我以为你已经厌恶宇宙了。」


 


然后他看着那双盛着星光的眼睛转过来,那双亮的过分的眼眸里装进了自己,布鲁斯稍微用力抿着的嘴唇放开,嘴角慢慢翘起来,用着特有的绵软温吞的声音回答了他。


 


「是啊,很讨厌,因为你不在那里。」


END.



*黑洞借鉴了三体,但基本是自己扯的。最后在宇宙里这个想法,是一位我非常重要的人提供的。总之…写不出我想写的十分之一,暂时先这样吧。

【科学组】温带海洋性气候

温德莱特:

备注:另一个故事。


 


答应噜瓦的非典型我流短打。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温带海洋性气候




 


长崎的夕阳很美丽。


落日以决绝之心不停息地喷出红色染料,像是赶在坠落前把生命燃烧殆尽。海面镀了层波光粼粼的金,泊在岸边的几艘大型载货轮船用蒸汽和鸣笛回礼,通向内陆的高架桥连同电车轨道一齐被笼住,只留出模糊的轮廓待过路人遐想。


黄昏的平和公园比白日里安静许多。纯白的纪念碑与漆制的纪念像一言不发,温和稳重地立在那儿,正如驻足于前的男人。男人穿着短袖衬衫与休闲裤,外头裹一件长款风衣,和一个普通的日本青年别无二致,连卷发都是暗沉的深褐色。这个游客形单影只,来往的居民偶尔会投来好奇的一瞥,又友善体贴地忽视了他。


班纳沉默地站着。他消瘦得飞快,刚来时买的合身的衬衫现在松垮垮搭在身上,休闲裤的束带也抽到了最紧,胡茬剃得干干净净,更衬出苍白的两颊。这使他看起来更接近亚洲人的身形。尽管如此,他仍是个彻头彻尾的外人,恰好踏上了陌生的土地。


时至今日,当年那场残酷的战争带来的阴影仍然笼罩在长崎上空。即使常年温暖湿润的气候赋予的充足降雨也没能彻底冲刷走核武器的残余,那些肉眼不可见的射线持续不断地向外辐射,潜移默化地杀死每一个仍敢停留的生物。


物理学家发明了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美国人用原子弹把长崎炸了个面目全非,现在一个美国物理学家竟要在这里才能苟延残喘,他想,命运恐怕讽刺过了头。


 




天快要黑透时下起了小雨,是海洋性气候很常见的绵密的雨,淅淅沥沥的,把干燥结实的土混成黏糊糊的泥。班纳没有带伞,兀自在雨里浇了几分钟,直到衬衫泅出大团深色,才把脚从地上拔起来。鞋底离开时带起一阵小小的旋风,几块泥点溅到了裤腿上。他转过身,才发现几步之外不知何时站了另一个男人。


那人打着一把深红色的伞,伞面压得很低,使人看不清他的脸。他穿了一身笔挺的黑西服,袖扣闪着一点银光,在纪念碑下显得庄严肃穆。班纳凭直觉认出了他,局促地甩了甩头发,水珠划出优美的抛物线掉入雨中,开口时嗓音嘶哑得仿佛经历过长久失声:“托尼,好久不见。”


 




他们一前一后走进了小岛上唯一一间营业中的咖啡馆。班纳把湿透的风衣挂在椅背上,史塔克收了伞斜斜地靠在桌角,那儿的地板上很快聚起一小洼水。一时间没有人说话,雨点打在玻璃窗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两道目光第三次默契地在交错前一刹那迅速转向,班纳匆匆掠过亮如寒星的双眼下淡淡的黑眼圈,自告奋勇起身去吧台买杯热饮。


他用半生不熟的日语和服务员艰难地交流。年轻美丽的小姑娘耐心等他吞吞吐吐说完,给了他一个温柔安抚的笑容,端过来两杯美式咖啡。他犹豫了一刻,拇指点了点柜台里排的整整齐齐的茶包,小姑娘作恍然大悟状,把其中一杯换成了茶。他诚挚庄重地道谢,换来公式化之外加了几分欣赏的注视。


现在桌上多了两个马克杯,冒着腾腾热气,蒸出的雾绕在他们面前,久久不散。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班纳抿了口茶。热乎乎的焙烧茶驱散了深入骨髓的寒冷,使他有勇气率先打破无休止的沉默。


史塔克没有接这个稀松平常的开头。相反,他用与冷静外表丝毫不符的急切语速说,“你在这里,在长崎。你从纽约逃走,隐姓埋名,足足半年杳无音信,却困在这座被严重核污染的城市里。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班纳当然知道。早在见到史塔克时他就明白避无可避,毕竟对面的男人是不输于他的天才存在。他收好眼里一闪而逝的错愕,换上一种轻松的语气。“谁在乎呢?复仇者联盟没有我也可以抵御强敌。”


史塔克像被戳到痛处般加重了咬词,刻意强调,努力不让指责的意味流露得过于明显。“我们都在乎。我们全部人。”


“撒谎!”班纳大吼,猛地一拍桌面,木制品发出脆弱无助的呻吟。窗外一声炸开的惊雷,吧台后的小姑娘投来惊慌失措的目光,他强迫自己深呼吸,递过去一个抱歉的眼神。


有一瞬间,往事突破了闸门汹涌地回溯进脑海,他恍惚记得有个红发女子也曾在这样的情绪失控下惊慌失措。但当他想要抓住更多时,那些回忆一如既往地很快被赶回铁质牢笼中,如沙般在指缝间流失殆尽。他坚定地忽略了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疼痛,把注意力拉回现实。


班纳看到对面的男人极轻微地瑟缩了,于是他轻易读懂了那个表情。但史塔克永远不会懂,在他缺席的两年间,究竟是什么将曾经并肩作战的科学兄弟逼上一条绝路,再无可能回头。


“对不起,托尼。”班纳勉强笑了笑,用手掌盖住半张脸,借此揉了揉发红的眼眶。


 




“布鲁斯。”史塔克俯身向前,将这个单音节发得很饱满,往里灌注了全部感情,似乎打定主意要将一颗心全然交出。然而他后面所有的坦白都被生生扼在了喉间。


“回去吧,托尼。回纽约去,回到属于你的世界。”班纳撤掉了手,眼里燃着与对方同样炽热的火焰,声音却冷得失去了仅有的温度。他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一字一顿地说,“我不爱你。”


史塔克怔住了。他以几不可察的速度缓慢弯起嘴角,眉毛打成纠结的一团,生硬地点下头又恢复成原本姿势。他站起来,退开一步,从头到脚把男人打量一番,眼神锐利如刀,刀尖上翻滚着惊涛骇浪。


“布鲁斯班纳你真他妈是个天才。换作娜塔莎在这里都要信了你,但我不会。”


“但我不会。”他又重复了一遍,试图给声音里注入更多自信,“你骗不了我。你一直都爱我。”


 




他作最后尝试,语气几近恳求。


“跟我回去,好吗?”


 




史塔克退后的一步让他突然被咖啡馆暖黄的灯光包裹住,那颜色柔和了男人过于尖锐的轮廓,把糟糕混乱的现实粉饰成一派安宁祥和。


可班纳无法装作一无所知。他必须要做保持理智的一方,鉴于再没有其他人明白他的未来注定是什么,哪怕是带他返回地球的索尔。他眼里的火焰就在一秒内熄灭了,那一双眸子蕴藏的所有情感迅速塌陷、旋转,变成深不见底的黑洞,连破碎的光都吞噬掉。他的话也轻得下一刻就要飘散。


“你赌错了,我不曾爱过你。”


 




史塔克好像也要随那句轻飘飘的话散去了。他无言地读着沉默的空气,踉踉跄跄又倒退几步,最终稳住了身形,转过身拧开铜环把手,一头扎进了已是倾盆的大雨中。


那杯咖啡还在桌上冒着热气。那把雨伞还在桌角滴着水珠。


 




班纳站在原地,视线驻留在那扇门上。他像是看到了什么,又像什么都没有看。


你后悔吗?


巨大的隆隆声自心头响起,仿佛要由内向外把人连皮带骨地轰开。


班纳却一动不动,长久地看着那个方向,自言自语般轻声说。


我从未后悔。


 




那饱含深情的呓语像一片轻盈的羽毛,浸透了海洋性气候没完没了的雨水,化成一声沉重叹息。


波动性射线仍在无孔不入地钻进每一寸皮肤,散成漫无边际的绿意。






-Fin-






*灵感来源于AI诊断:科学组的一生,是漫长沉默、一刀两断和不绝于耳的喧嚣。

【復聯/科學組】面對他總會忍不住說出荒唐話 。

阿勇:

前言:


以下為AU架空,斟酌進入喔~


Avenger復聯/科學組   面對他總會忍不住說出荒唐話 。






當對方激動的將槍指來,破口大罵地說著些威脅的鬼話,Tony看著正抵住鼻尖的黑色槍管,位置近到可以看見上頭印著油膩的指紋,甚至可以聞到他們中午菜色的味道。


而且絕對有某個傢伙上廁所沒洗手。他盡量忽略持續竄進鼻腔的尿騷味,衷心感謝眼前人的智商一如預期,不枉費自己找他聊天的結果,就是那幾顆無論聞著或是看著都黑的像是屎的馬鈴薯終於不用落入嘴中。摔了一地的盤被男子踩得吱吱作響。


「你,你!」一手抵住他的咽喉,頭髮全剃的男子壓低音量,抖了抖手上的槍。


「嘿嘿,別激動,聊個天輕鬆一下,何必_」臉上絲毫不見害怕,維持一派輕鬆的態度簡直是火上加油,男子踹向他身後的牆,發出巨大聲響。

Tony可以感覺有股風從背後吹來。OHOH。


對方從Tony臉上的訝異得到滿足,滿意於自己展現出的強大力量,那張橫眉豎目的臉,眼角帶著點得意。



等了幾秒,Tony終於開口,「老舊的小木屋總會這樣,木片風化什麼的,」皺起眉,語氣帶著疑惑「這地方是租的吧,破了個洞可以嗎?」


「FUCK!FUCK!!!!!!」男子音量大到足以掀破屋頂,流利的將手上的槍上膛,他一把揪起那個被餓了兩天的富豪,身上名貴的西裝不只沾上爛泥在關節處破損不堪,雙手後綁雙腳被捆的情況下,該是狼狽求饒,沒想到此人雖是一臉狼狽,卻始終帶著嘲諷地笑,若不是還要從他嘴中扒出密碼,大夥人早早就想縫上他的嘴了。

整個人被狠狠提起,力道大到甚至讓Tony的臀部離地,全身重量僅靠被襯衫領口緊緊勒住的脖子所支撐,壓迫著氣管的不舒適讓向來神色自若的他也不禁漲紅了臉,急促的呼吸,Tony看著那張噴出白沫的嘴,注意到男子四顆臼齒全蛀了。


「嘿…」,因呼吸困難而止不住顫抖的聲音,「你…你該學會怎麼刷牙…」扯開嘴角,露出嘲諷的笑。


男子眉角浮現青筋,握起拳頭就要往Tony臉上揮。



他瞪大雙眼看著這一拳,看著趁著兩人爭執時緩緩接近的"人",看著枯燥發黑的指尖抓住男子的肩膀,看著缺了一塊肉的腐爛的嘴大張,一口咬上正驚訝轉過頭去的男子的脖子_這勢必很痛,痛到讓男子鬆開了手,也讓他無暇顧及被重摔在Tony趁機拿了塊碎片,這一切快得讓人措手不及。

看著活屍與男子的搏鬥,在飛濺的血液與爛肉中,該是驚心動魄的場面,卻因為雙方不斷因地上的馬鈴薯而絆倒顯得有些搞笑_縮在角落的Tony手腳俐落的劃破束縛手腳的麻繩,口中卻開始哼著歌。


當他獲的自由頭也不回地往身後大洞衝時,響徹耳邊的是伴隨著哀號聲那咀嚼骨頭的清脆聲響,這是"救命恩人"應得的,飽足的一頓晚餐,Tony不忘將屋角的火把往屋內一仍,也許肉加熱些更好吃,他想。

Tony從不否認自己是個運氣好的人。尤其當運氣是由大量的資訊彙整及精確的判斷下所出現的產物,那他不的不承認,他絕對是世界上最好運的人。集合聰明帥氣才智於一身的那種幸運兒。


這幫人在完全無知的狀況下,將他綁到美國西南郊區,他敢打賭,他們腦袋上的東西絕對沒作用_都知道要綁架他來奪取那"傳聞中"Stark企業研發的生武機密,難道沒將最近美國郊區正開始有傳染疾病蔓延這兩件事想在一塊?
一切都是萬惡的軍方。白癡,智障,這大概是對他們最寬容的說法。




事實是,軍方有個蠢貨闖了大禍,最後要靠Stark企業來收爛攤,現在知情的人早就離美國離得遠遠的,警告政府該進行邊境封鎖,只有這幫人認為是個好機會。




想來,Tony都忍不住覺得可憐,為被那群白癡曾吃過的食物感到哀傷,養分全浪費了,沒長腦子全成了屎。





總之被綁的Tony知道比起智商不足的綁匪,暗地裡活屍是真正棘手的問題,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看著眼前這群彷彿已經拿到數百萬美金而開心的綁匪,手腳被捆的Tony心中已經有了盤算。短短幾天在他挑撥下,原先20餘人的綁匪一一被分散,前三組人馬去尋找食物後已經三天未曾回來,缺少糧食下,剩下的人也越來越暴躁反應卻愈趨遲鈍,那樣腥臭的腐肉味都沒聞到,最後竟然只剩一人獨留看守,才讓Tony躦了空,藉機大吵分散注意力,使得對方拖到最近距離下才發現活屍。



他衝出木屋後直奔一旁的倉庫,之前被抓時有撇到裡面該有些武器。獵槍、斧頭什麼都好。

雖然簡稱為活屍,實際並非真正的屍體,病毒會入侵大腦額葉區,在大腦管理疼痛強度和疼痛性質的區域被病毒侵蝕殆盡後,此人不再有痛覺,反而會產生極度飢餓,並且因腎上腺素急遽飆升下,力氣會是常人的數倍之高,體溫下降造成新陳代謝緩慢,亦會抑制傷口出血,根據軍方提供的資料顯示,感染途徑為唾液,但致死率高的情況下,以"活屍"狀況存活下來的反而成為少數。

他飛快的回憶當初看到的眾多資訊,活屍沒有痛覺、嗅覺,視覺普通,與常人相比更畏懼強光,但對於聲音極為敏銳,大腦遭受病毒破壞情感喪失情況下,對於慾望的反應極為直覺,推斷為人類7歲智商左右。

Tony邊嘟嚷著,哪個活屍有我7歲智商就可以稱霸他們活屍界稱王了吧,推開倉庫的手一頓,他聽見裡面熟悉的咀嚼聲,臉色一變,他聞到從身後傳來腐肉的屍臭味。


#2
Tony轉過身,握緊拳頭就要往對方臉上揮,卻意外地看到一雙清澈的眼睛,在塗滿爛泥的臉上特別顯眼,那不會是喪屍白濁失焦的眼神,在那瞬間,他的手收了力道,並且同時,他注意對方亦往後退了一些,沾了血跡的手指抵在雙唇上,對方適意他別出聲。


雙方眼神交會,Tony毫不掩飾自己打量的目光,一張看不出什麼的臉,寬大灰黃看不出原先顏色的長袍鬆鬆掛在肩上,掉了幾顆扣的襯衫,沾上血跟土的褲子,這名男子狀況不比自己好,他注意到他從袖口露出的那節肌膚,有著被麻繩磨破皮的紅腫,當男子用眼神往旁邊一看,讓Tony跟著他走時,盯著他的背影,看著被刀劃破的袍子 與襯衫,Tony想,身為總裁還是有尊嚴在的,他們儘管想塞些像屎的馬鈴薯到他嘴巴,但至少沒劃破他的訂製西裝。


一前一後,兩人飛快的奔向車上,男子率先坐上副駕駛座,Tony亦毫不遲疑地坐上駕駛座上,「鑰匙,麻煩一發動引擎立刻往前,他們對聲音很敏感,」男子將鑰匙交給Tony,邊拉開車子抽屜像是在找些什麼。「先往西。」


幾乎是在同時,發動引擎後,Tony幾乎聽見身後傳來樹葉摩擦的沙沙聲響,有東西正飛快地奔來,他握緊方向盤,油門踩到最底。


身體因速度壓向椅背,男子抬起頭才想起自己還沒告訴他,哪個方向是西。而現在車子的方向確實是唯一可以離開的方向,他們正往西走。手緊緊握著,男子轉過頭,嘴角微彎,「你好,希望你別覺得我太臭,Bruce Banner。」



「雖然真的不是很好聞,但只要你別咬我,這一切都還可以忍受,」Tony瞥了眼他手中握著張紙,「Tony Stark,我想你知道我是誰。」
Bruce亦注意到他的視線,將手中的紙掀開「這是這裡的地圖,我們只要沿著西走,過不了多久就可以先離開這片森林。」


「你藏的?」他挑眉。


「不,我看見的。」他說話的聲音軟軟的,低下頭,又像在找其他東西。


「就像你看見我被抓一樣?」這不合理,被綁這段時間他完全沒有離開過小木屋,他亦未曾見過Bruce,但後者方才看到他時卻完全不驚訝,這代表他之前勢必已見過他。


「很不幸得,你被抓的同時我也在現場,」Tony記得那是個派對,人數不少,怎麼就他這麼衰的被一起打包抓來_腦中閃過那件被割得亂七八糟的白色袍子「他們那邊有人受傷。」



嘆了口氣,「對,可惜他們沒查清楚,我是個獸醫。」他從椅背底處夾層的掀出兩把瑞士刀,「不,獸醫對他們來說剛好。」Tony手握方向盤一個轉彎,俐落的閃過地上的水窪,身旁的人身體歪了歪,手卻在椅子下撈了好一陣子,再次坐正時,手上又握了個東西_GOD,那是什麼神之手,現在居然還摸出條巧克力?



歪著嘴,語氣中有著笑意「說吧,你對那些東西認識多少?」



那是一種帶了點讚賞及期待的口氣,很不Tony Stark。至少,不會出現在只見過一次面的形況下。




但這也難怪,原先還有帶著個拖油瓶的想法,看看現在,不過幾分鐘,有了車、地圖,不大把但有勝於無的瑞士刀,連巧克力這種奢持品都有了!雖然不是完全放鬆下來,但這樣意想不到的轉折,確實讓Tony緊繃幾天的心舒緩下來。

他甚至看著那低下頭露出的頭頂,注意到髮根處灰白相間的髮漩_有兩個,聽說這樣的人性慾比較強?

Bruce將包裝撕開,他沒忽視Tony炙熱的眼神,也許總裁餓了許多天肚子,他將巧克力放到他面前的儀錶板後,雙手交疊胸口,視線直盯著前方緩緩道。



「也許,是某種傳染病。」在Bruce的推測中,病患也許是痛覺遭受破壞,其餘感官無影響,唯有聽覺變的極為敏銳,視覺則需要更多時間來適應光線變化。


對的,基本上都是正確,甚至知道更多,「或許是依照嗅覺來判斷是否同為感染者,他們並不吃感染者,」Bruce看向窗外,「他們的身體機能,似乎有某種週期。」


「週期?」邊感受巧克力帶來的甜味,Tony無法克制地提高了點音調,軍方給的報告裡可沒提過類似的東西。


「這部分是我的推測,也許在經歷顛峰期活動力最強未補充足夠能量後,他們就會迅速衰退死亡,」風刮過兩旁聳天的樹,葉子沙沙作響,他的聲音有些飄散在風聲中,「這個顛峰期粗估維持三到五天,每吃一人,他們可延長的生命。」


那可糟糕了。這不就變成非吃人不可了嗎?不用太聰明,7歲小孩都懂阿。Tony看著眼前的儀表板,覺得有點頭痛。


「那個地圖,粗估開車要多久呢?」


「嗯…按照這個速度,大概在5個小時就可以到附近的鎮了。」

那可真的糟糕了,Tony看著油箱顯示「兩個小時就是極限。」他轉過頭,發現方才一直望著窗外的Bruce不知何時,竟然又摸出一把手槍來。



看著Bruce不當一回事的把槍隨意放到一旁,那個荒唐的話就這樣脫口而出














「柴油是不是你也摸的出來啊?」


















================================


我,我回來了!!!


還有人記得我嗎...(心虛


不管有沒有,我還是會緩慢地寫著科學組的!




嗚嗚,想做的事情好多阿(滾


可是科學組總是帶給我很多很多的力量,


同好們的創作,大家的回覆什麼的也是,謝謝大家!

對的,這篇未完,哈哈,不過如果停在這邊好像也很有趣,


所以修了一下還是放上來,


後面要說有故事是有的~~就...看哪時候會生出來XDD


希望大家喜歡~謝謝~

kakada:

突发奇想的脑洞
绿巨人捡到一只小猫
想法来源p2

【科学组】好感度

温德莱特:

备注:在刷布鲁斯班纳这个人物的好感度时,托尼史塔克也许需要一本攻略。


 


送给科学启蒙好伙伴阿慈 @Arstry/慈 的生贺!祝乖巧可爱、善良美丽的我慈一直幸福快乐!我对你的好感度早就满了喔!


时间线是二十七八岁,作为普通人的小伙子们。文中一切与Sims系列无关。感觉这篇性格莫名跑偏,可能是太久没写同人文都生疏了orz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好感度




 


“先生,您已经连续游戏三十六小时了,出于健康考虑,强制休息措施将在五分钟后启动。”人工智能管家的无机质电子音里竟有一丝不满,来源于柔软的沙发床上不眠不休的男人。


史塔克工业集团的董事长、坐拥亿万资产的天才发明家,大名鼎鼎的托尼史塔克,正一眨不眨盯着眼前的冷蓝色屏幕,手指不时点触几下。他甚至没有分神去回应贾维斯。屏幕上的画面与会议室至少有七分相似,一个身着笔挺西装的小人儿边走边侃侃而谈,朝另一个蓬头垢面的小人儿摊开双手。


两秒后,系统自动跳出弹窗:“玩家布鲁斯班纳的好感度-10。”


托尼手一抖,差点把提示框里的发送消息点成删除好友。等他颤巍巍控制着食指调出聊天窗时,对方的头像暗了下去,那个班纳下线了。


“该死!看在上天的份上,他就不能友好一点儿吗!”托尼发出一声绝望的哀嚎,陷进了棉花糖般的床垫里、试图用蚕丝被把自己闷死。“J,帮我存档,”含糊不清的声音从被子里透出来,“我受不了他了。”


“已存档,目前您与好友班纳先生的好感度为零。希望您享受舒适的睡眠。”


托尼没好气地翻个白眼,开始思考是否应该再手抖一次,把这家伙彻底删除。


 




自从史塔克集团在开辟新业务的时候选择推出这款虚拟现实的游戏,原本诸多质疑声渐渐在铺天盖地的好评中淡了下去,转而称颂年轻的领军人的英明无双。游戏以模拟人生为卖点,每个人都可以在虚构社会里拥有自己的另一种人生,一经发行就大受欢迎。其中颇具特色地设立了好感度系统,好感度越高,玩家之间的联系就越紧密,同时会开启更多独特的互动剧情。


鉴于托尼自己便是灵感提供者兼投资者之一,他的模拟账号拥有诸多权限,并且完全是现实中的他的翻版——帅气多金、风流多情,这让他很快刷满了几乎所有人物的好感。是的,几乎,他的满好感名单长到无法显示完整,而例外只出自神秘的布鲁斯班纳。


他们相遇是在托尼的主线剧情中。名为尼克弗瑞的超高权限等级账号邀请他进入一个号称复仇者联盟的组织,他出于好奇和某种微妙情绪选择了接受。不出三天,托尼就轻松刷满了队友们的好感度,凭借独特的人格魅力。即使他常常招来无数声讨,那也使他的吸引力有增无减。


只有这个来路不明的布鲁斯班纳,托尼仍然一无所知,两人的对白仍然未超出问好和团队指令,互动也少得可怜。可是,托尼不得不注意到,每当自己和他一起清掉日常任务时,两人配合的默契度仿佛心有灵犀,根本无需多余的言语,那种互通心意的感觉是他无论在游戏还是现实都从未感受过的。自然而然,他甚至私下想象过当他把好感度刷满时的场景,也许足以横扫整片大陆了。


至此,托尼仅有一点无法理解:那个名叫布鲁斯班纳的男子是何方神圣,怎能对他展开的追求攻势不理不睬?


倒不是他自视甚高,在本身条件如此优良(是的,托尼史塔克有这个资本)的情况下,想要拒绝示好实在有点强人所难。游戏里的布鲁斯衣衫虽整洁却很破旧,损耗度达到了百分十八十,看上去并不像高级玩家,却能直接无视财富和外貌对好感度的加成。托尼几乎把所有能用的方法试了个遍(稳妥的那些,他并不想真的让布鲁斯删除了他),好感度加成仍然是可怜的负数。


高智商天才少年想破头也想不明白,怏怏不乐地探出个因缺氧涨得通红的脸蛋,闭上眼试图胡乱睡几小时。


 




“叩叩”,好像才过了几分钟,托尼就听到了轻微而持续的敲门声。在确认不是幻听后,他猛地一跃而起,房间里的灯自动亮起了温暖的橙光。“J?贾维斯?你在吗?见鬼了怎么会有人在大厦里敲我卧室的门?”


门外的人选择在这时把门推开一条缝隙,露出张干净的脸,“对不起,我擅自进来了。是你点的外卖吗?我来送了两次,见外卖盒原封未动,担心出了事。”


“你是怎么——”托尼话说到一半转了弯,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布鲁斯班纳!”


“你认识我?”在休闲衫外套了件制服的年轻人一头雾水,然后很慢地换上恍然大悟的神色,“你是托尼史塔克先生?”


“老天!就算你没听说过我,至少该知道这里是史塔克大厦吧!”托尼不假思索地翻了短时间内的第二个白眼。


 




如果这是在游戏里,系统提示好感度降低的弹窗可能已经把托尼淹没了。可惜这是在现实中,于是布鲁斯悠悠开口:“我不知道,我只是个打工的大学生,恰巧帮助开发了这款游戏、恰巧和你在一支队伍里。”


托尼的表情活像生吞了一只柠檬后喝了一大杯冰镇威士忌,“是你开发的游戏?你是史塔克集团的员工?是你——”


“短时间的兼职,我需要赚学费来读第三个博士学位。”布鲁斯截住眼看要列出的一长串问题,迟疑了,把尾音拉的很长,“史塔克先生,我并没有大把的时间消耗在没日没夜地玩游戏上,而且我猜测日理万机的董事长先生并不会在意这件事,所以很抱歉,关于好感度。”


“叫我托尼。”托尼努力不让表情变得扭曲,但还是没控制住,“零!那可是零!布鲁斯,你太绝情了。别把我说的那么高高在上,我也是个学徒,和你一样。”


“我想这有助于我专心进行学术研究。我在做一个不能容许丝毫差错的实验,关于伽马射线。”


这次是托尼主动打断了他。“伽马射线?别告诉我你在研究重离子核反应中高激发态原子核的偶极共振。布鲁斯,你绝对是个天才,愿意来史塔克大厦实验室工作吗?”


布鲁斯看起来很困惑。“呃,谢谢你的好意,史塔——托尼,不过恐怕不行。我已经在披萨店打工了,尤里安先生对我很照顾,我也没有和陌生人打交道的规划。现在,请原谅,我必须得去送下一份外卖了。”他试图合上那条缝。


托尼晃晃脑袋,打开了手机,搜索出刚才的披萨店,点了足足十份披萨,并加急配送。


“你这是干什么?”悦耳叮咚声响过,显然讯息已经送达。这次布鲁斯把门完全推开了,他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看起来好感度(如果可能的话)已经下降到负值了,并且在持续跌落中。


托尼才不管那么多。


 




“全是顶尖高科技,糖果星球,你会喜欢的。布鲁斯,你在这儿能做到很多,用你那颗聪明绝顶的脑袋。你会成为未来物理学界的一颗新星的,或许都用不了到未来。你也无需和其他陌生人合作,你唯一的合作伙伴就是我。不要浪费你的才智在这种体力活上,拜托,你我都知道这简直暴殄天物,好吗?”


看着那双比游戏里更加明亮的眸子,和绝无仅有的真诚,布鲁斯最终没有忍住点头的冲动。至此前功尽弃,一招败,满盘皆输。


 




在刷布鲁斯班纳这个人物的好感度时,托尼史塔克也许需要一本攻略。也许不用,他只需要放弃游戏、回归现实就足够了,鉴于现在布鲁斯本人正站在他的实验室里,和他一起畅想科学未来。






-Fin-

【复联科学组】酒会之后(PWP)

四四:

给阿慈迟到的生贺..... @Arstry/慈 阿慈生日快乐啊!我是你的迷妹四四啊!祝你永远开心!身体健康,家人和睦,工作如意!


(原谅我不会写肉吧!这可能甚至不算PWP)


特意发的图片竟然被屏了???明明不肉啊!于是走一发AO3 ~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923345


想表现这是博士离开又回归后两人的第一次爱爱(不知道有没有写出辣种有丢丢虐的感觉,但是不管了!(我真是写不腻博士离开的梗(或者说回归的梗。


再次祝阿慈生日快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