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花愛科學

【科学组】好感度

温德莱特:

备注:在刷布鲁斯班纳这个人物的好感度时,托尼史塔克也许需要一本攻略。


 


送给科学启蒙好伙伴阿慈 @Arstry/慈 的生贺!祝乖巧可爱、善良美丽的我慈一直幸福快乐!我对你的好感度早就满了喔!


时间线是二十七八岁,作为普通人的小伙子们。文中一切与Sims系列无关。感觉这篇性格莫名跑偏,可能是太久没写同人文都生疏了orz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好感度




 


“先生,您已经连续游戏三十六小时了,出于健康考虑,强制休息措施将在五分钟后启动。”人工智能管家的无机质电子音里竟有一丝不满,来源于柔软的沙发床上不眠不休的男人。


史塔克工业集团的董事长、坐拥亿万资产的天才发明家,大名鼎鼎的托尼史塔克,正一眨不眨盯着眼前的冷蓝色屏幕,手指不时点触几下。他甚至没有分神去回应贾维斯。屏幕上的画面与会议室至少有七分相似,一个身着笔挺西装的小人儿边走边侃侃而谈,朝另一个蓬头垢面的小人儿摊开双手。


两秒后,系统自动跳出弹窗:“玩家布鲁斯班纳的好感度-10。”


托尼手一抖,差点把提示框里的发送消息点成删除好友。等他颤巍巍控制着食指调出聊天窗时,对方的头像暗了下去,那个班纳下线了。


“该死!看在上天的份上,他就不能友好一点儿吗!”托尼发出一声绝望的哀嚎,陷进了棉花糖般的床垫里、试图用蚕丝被把自己闷死。“J,帮我存档,”含糊不清的声音从被子里透出来,“我受不了他了。”


“已存档,目前您与好友班纳先生的好感度为零。希望您享受舒适的睡眠。”


托尼没好气地翻个白眼,开始思考是否应该再手抖一次,把这家伙彻底删除。


 




自从史塔克集团在开辟新业务的时候选择推出这款虚拟现实的游戏,原本诸多质疑声渐渐在铺天盖地的好评中淡了下去,转而称颂年轻的领军人的英明无双。游戏以模拟人生为卖点,每个人都可以在虚构社会里拥有自己的另一种人生,一经发行就大受欢迎。其中颇具特色地设立了好感度系统,好感度越高,玩家之间的联系就越紧密,同时会开启更多独特的互动剧情。


鉴于托尼自己便是灵感提供者兼投资者之一,他的模拟账号拥有诸多权限,并且完全是现实中的他的翻版——帅气多金、风流多情,这让他很快刷满了几乎所有人物的好感。是的,几乎,他的满好感名单长到无法显示完整,而例外只出自神秘的布鲁斯班纳。


他们相遇是在托尼的主线剧情中。名为尼克弗瑞的超高权限等级账号邀请他进入一个号称复仇者联盟的组织,他出于好奇和某种微妙情绪选择了接受。不出三天,托尼就轻松刷满了队友们的好感度,凭借独特的人格魅力。即使他常常招来无数声讨,那也使他的吸引力有增无减。


只有这个来路不明的布鲁斯班纳,托尼仍然一无所知,两人的对白仍然未超出问好和团队指令,互动也少得可怜。可是,托尼不得不注意到,每当自己和他一起清掉日常任务时,两人配合的默契度仿佛心有灵犀,根本无需多余的言语,那种互通心意的感觉是他无论在游戏还是现实都从未感受过的。自然而然,他甚至私下想象过当他把好感度刷满时的场景,也许足以横扫整片大陆了。


至此,托尼仅有一点无法理解:那个名叫布鲁斯班纳的男子是何方神圣,怎能对他展开的追求攻势不理不睬?


倒不是他自视甚高,在本身条件如此优良(是的,托尼史塔克有这个资本)的情况下,想要拒绝示好实在有点强人所难。游戏里的布鲁斯衣衫虽整洁却很破旧,损耗度达到了百分十八十,看上去并不像高级玩家,却能直接无视财富和外貌对好感度的加成。托尼几乎把所有能用的方法试了个遍(稳妥的那些,他并不想真的让布鲁斯删除了他),好感度加成仍然是可怜的负数。


高智商天才少年想破头也想不明白,怏怏不乐地探出个因缺氧涨得通红的脸蛋,闭上眼试图胡乱睡几小时。


 




“叩叩”,好像才过了几分钟,托尼就听到了轻微而持续的敲门声。在确认不是幻听后,他猛地一跃而起,房间里的灯自动亮起了温暖的橙光。“J?贾维斯?你在吗?见鬼了怎么会有人在大厦里敲我卧室的门?”


门外的人选择在这时把门推开一条缝隙,露出张干净的脸,“对不起,我擅自进来了。是你点的外卖吗?我来送了两次,见外卖盒原封未动,担心出了事。”


“你是怎么——”托尼话说到一半转了弯,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布鲁斯班纳!”


“你认识我?”在休闲衫外套了件制服的年轻人一头雾水,然后很慢地换上恍然大悟的神色,“你是托尼史塔克先生?”


“老天!就算你没听说过我,至少该知道这里是史塔克大厦吧!”托尼不假思索地翻了短时间内的第二个白眼。


 




如果这是在游戏里,系统提示好感度降低的弹窗可能已经把托尼淹没了。可惜这是在现实中,于是布鲁斯悠悠开口:“我不知道,我只是个打工的大学生,恰巧帮助开发了这款游戏、恰巧和你在一支队伍里。”


托尼的表情活像生吞了一只柠檬后喝了一大杯冰镇威士忌,“是你开发的游戏?你是史塔克集团的员工?是你——”


“短时间的兼职,我需要赚学费来读第三个博士学位。”布鲁斯截住眼看要列出的一长串问题,迟疑了,把尾音拉的很长,“史塔克先生,我并没有大把的时间消耗在没日没夜地玩游戏上,而且我猜测日理万机的董事长先生并不会在意这件事,所以很抱歉,关于好感度。”


“叫我托尼。”托尼努力不让表情变得扭曲,但还是没控制住,“零!那可是零!布鲁斯,你太绝情了。别把我说的那么高高在上,我也是个学徒,和你一样。”


“我想这有助于我专心进行学术研究。我在做一个不能容许丝毫差错的实验,关于伽马射线。”


这次是托尼主动打断了他。“伽马射线?别告诉我你在研究重离子核反应中高激发态原子核的偶极共振。布鲁斯,你绝对是个天才,愿意来史塔克大厦实验室工作吗?”


布鲁斯看起来很困惑。“呃,谢谢你的好意,史塔——托尼,不过恐怕不行。我已经在披萨店打工了,尤里安先生对我很照顾,我也没有和陌生人打交道的规划。现在,请原谅,我必须得去送下一份外卖了。”他试图合上那条缝。


托尼晃晃脑袋,打开了手机,搜索出刚才的披萨店,点了足足十份披萨,并加急配送。


“你这是干什么?”悦耳叮咚声响过,显然讯息已经送达。这次布鲁斯把门完全推开了,他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看起来好感度(如果可能的话)已经下降到负值了,并且在持续跌落中。


托尼才不管那么多。


 




“全是顶尖高科技,糖果星球,你会喜欢的。布鲁斯,你在这儿能做到很多,用你那颗聪明绝顶的脑袋。你会成为未来物理学界的一颗新星的,或许都用不了到未来。你也无需和其他陌生人合作,你唯一的合作伙伴就是我。不要浪费你的才智在这种体力活上,拜托,你我都知道这简直暴殄天物,好吗?”


看着那双比游戏里更加明亮的眸子,和绝无仅有的真诚,布鲁斯最终没有忍住点头的冲动。至此前功尽弃,一招败,满盘皆输。


 




在刷布鲁斯班纳这个人物的好感度时,托尼史塔克也许需要一本攻略。也许不用,他只需要放弃游戏、回归现实就足够了,鉴于现在布鲁斯本人正站在他的实验室里,和他一起畅想科学未来。






-Fin-

【复联科学组】酒会之后(PWP)

四四:

给阿慈迟到的生贺..... @Arstry/慈 阿慈生日快乐啊!我是你的迷妹四四啊!祝你永远开心!身体健康,家人和睦,工作如意!


(原谅我不会写肉吧!这可能甚至不算PWP)


特意发的图片竟然被屏了???明明不肉啊!于是走一发AO3 ~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923345


想表现这是博士离开又回归后两人的第一次爱爱(不知道有没有写出辣种有丢丢虐的感觉,但是不管了!(我真是写不腻博士离开的梗(或者说回归的梗。


再次祝阿慈生日快乐啊!

噜噜噜噜噜瓦丶:

@Arstry/慈 生日快乐!!迟到了三天!(好意思说)爱你呀啾!!第一次画人鱼乱涂了一通不要嫌弃呜呜(இдஇ`)新的一年继续科学发展哟!!期待以后我们面基!!!❤❤❤

灰色套餐:

复联蓝光花絮hhhhhh
看了一眼科学组然后转身摊摊手走了
转身的时候还一直在看着他们
Tony啊,你撩谁啊

【科学组】恋爱白痴

一只中二猫:

Bruce Banner是恋爱白痴。


 


他认为自己一定是发神经了,不然也不会在一个星期前答应了Tony Stark的第一百三十八次交往请求。


 


即便他们平常无微不至地关怀对方,比大多数情侣都要亲密得多,甚至彼此之间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心意。


 


但Bruce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他曾以为自己必然会孤独终老,最多最多也只是养一条狗陪着他,比如一只温驯的拉布拉多。


 


然而他的恋爱对象却是他的科学好伙伴兼举世闻名的花花公子。


 


亿万少女梦寐以求的完美恋人如今已是他的囊中之物。


 


想到这里,博士就更加惶恐了。


 


他害怕极了自己会配不上他那完美的伴侣。既然已经不能反悔,他便决心要让自己的每一步都能做得足够完美,


 


一窍不通的恋爱白痴决心要谈一场完美的恋爱,即便他也知道这很荒谬。


 


 


他变得十分谨慎,而且敏感。


 


 


 


光是起床时要做什么,就足够他思考半个小时。


 


要叫醒Tony还是让他再睡一会?等他醒了再问他想要吃什么还是先准备早饭?我要帮他挤牙膏吗,他会不会觉得我像个保姆?等他醒了我该说什么?


 


该死,你他妈怎么什么都不知道,Bruce Banner你真是个蠢货。


 


算了,下午再做一个完美恋人吧。


 


 


 


 


Bruce躲了起来,他希望等到自己事无巨细地想好一切细节再化身为完美恋人出现在Tony面前,于是,他足足躲了Stark一个星期。


 


每天早上在Tony起床之前从他的床上离开,晚上再等到Tony(假装)睡着之后上床。


 


白天也是步步小心,不惜运用起七个博士学位的聪明脑瓜绞尽脑汁,只为推算Tony现在可能去哪了,我要躲到哪里他才找不到。


 


只可怜了他的男朋友Tony Stark,他们同住一栋大厦,同睡一张床,但Tony除了半夜起床上厕所外,完全见不到他的博士。换作平常,半天看不到博士他就要撒泼打滚闹脾气了。但还是彼此达成默契一般,Tony不去刻意找博士,也假装找不到博士。


 


 


而博士继续沉浸在躲猫猫的生活中,直到那一天清早。


 


 


 


Bruce一如往常地早早醒来,却发现小腹被牢牢抱住。


 


「嘎?」他小心翼翼地转过头,身后的Stark睡得正香,舒适地哼出轻微的呼声,甚至口水都沾到他的卷发上。


 


他伸出颤颤巍巍的食指,以极其轻柔的力度钻进Stark紧抱着他的双手缝隙之中缓缓撬开,接着小心翼翼地扒掉男人的手,翻滚下床的同时又迅速掏出床上的白色棉枕塞进Stark的怀中。


 


所幸这一套难度系数9.8的动作没有惊醒Tony,Tony只是在床上咂咂嘴,并没有醒来的迹象。Bruce这才长舒一口气,光是一大早起个床就吓得满头大汗。


 


穿好衣服,戴上放在床头柜上的眼镜,拎起拖鞋,他擦擦汗,打算赤脚溜出房间。


 


他像一个鬼鬼祟祟的小贼一样静悄悄地移动,就在他花了十分钟时间走到门口即将溜之大吉的时候,身后传来男人极其小声的声音。


 


「博士……」


 


Bruce已经有一周没听过Stark说话了(除了梦话),但只要是他嘴里发出来的,再细微的声音都逃不出博士的耳朵。


 


他回过头,男人半睡半醒地揉揉眼,「你要去哪?」


 


「呃……我去吃早饭,饿坏了。」他摆出一个尴尬的笑容,脚趾头还在奋力挪动,企图再往门的方向靠近两公分。


 


「你过来。」Stark说道。


 


 


迈左脚还是迈右脚?要不要先穿拖鞋?鼻子好痒我能不能挠两下?眼镜快掉了我可以扶一下吗?还是先说点什么?还是不理他直接跑掉?


 


该死,为什么我要想这么多细枝末节的屁事,直接走过去不就好了?


 


不行!现在我已经是Tony的男朋友,我在跟他谈恋爱,不能这么随性,我要展现出我最聪慧优雅的一面。


 


就当Bruce的脑子正划着14000605种方案时,Stark已经穿上衣服走到他的面前。


 


「嘿!」


 


博士的肩膀被拍了一下,游离的思想被打断,吓得浑身震颤了下。


 


「你的头发好乱。」Stark伸手抚到博士的头上整理起来。


 


我该做什么?就让他这样帮我整理头发?然后呢?我要说谢谢还是说什么?还是我该反抗?要不我也帮他梳梳头?但他的头发不乱,要不帮他理一下山羊胡?他的嘴唇真好看,我能亲一口吗?


 


「博士,为什么最近你一直躲着我?从上个星期我们在一起之后。」


 


Bruce再一次从梦游状态中跳回来,发现Stark正躬起身体探头,皱起眉头死盯着他,距离只剩五公分。


 


他咽了一大口口水,又舔了舔嘴唇「蛤?才没有……只是……恰巧这几天没……没看见你……不是我故意躲着你的……」Bruce支支吾吾起来,同时向后退两步保持距离。


 


「博士,你怎么这么紧张?」


 


他擦了擦汗如雨下的额头,「才……才没有!我很放松……放松极了!!」


 


「那中午跟我一起去吃饭吧,我马上把餐厅地址发给你。」男人伸了个懒腰,走进卫生间。


 


「啊……会不会……进展太快了?」


 


Bruce Banner你是傻瓜吗,只是出去吃个饭而已进展哪里快了?!你他妈到底再说什么呀!这可是正式在一起之后的第一次约会!赶紧答应!!


 


「呃……我是说……那个……好啊!」


 


Stark方便完,走出卫生间,「那好,我们……」他环顾一圈,已经找不到博士踪影。


 


「我去,逃跑这么快……」Stark挠挠头。


 


 


 


博士急速逃进自己的房间,用头连撞房门,「该死!Bruce Banner!你的表现真是太差了!!为什么这么紧张!为什么要逃走,只是谈恋爱而已他又不会吃了我!」


 


自言自语完,他瘫坐到地上。


 


「早上好,博士。遇到什么困难了吗?」突然响起Jarvis的声音又吓了他一跳。


 


「不不,没什么困难。对了,等Tony出门的时候,你记得提醒我一下。」


 


「今天Sir有和您一同共进午餐的行程,您不和他一起出发吗?」


 


「我……我不能。到餐厅我还能吃点东西糊弄一下,但如果和他一起走的话……路上会很无聊,他一定会找我聊天,但是我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在我想清楚之前还是尽可能躲躲他,等到Tony出门了我再走,这样就没问题了。」


 


「博士,您可能是太紧张了。我想Sir更喜欢您平时自然的样子,现在有些太过拘束了。」


 


「J,这是你这个星期第八次说这句话了。」


 


「抱歉,博士。还有什么我可以帮助您的吗?比如为您挑选出门的衣服。」


 


「不必,这个我可以自己来。」


 


Bruce你他妈在想什么?!你这从来不挑衣服连破布都能往身上穿的蠢蛋为什么要拒绝Jarvis为你挑衣服?你真是笨透了,比猪还笨!


 


「够了够了。」Bruce拍拍脑袋以打消脑子里另一个声音。


 


 


 


一个月前,Tony以「我晚上睡觉不老实会蹬被子,我需要你监督我。」的理由成功诱拐他同床睡了一晚,于是Stark立即将他房间里面的床扔到大西洋,以保持住同床睡觉的关系。


 


于是空荡荡的房间只剩下靠着墙的十五个衣柜,现在已经是十七个了。


 


Bruce更习惯于两三套衣服来回穿,但这并不影响Stark每个星期都要给他买十几件衣服,每个月都要为他的房间添增两到三个衣柜。


 


「我居然有这么多衣服。」他又从衣柜里抱了满满一胸口的衣服放到地上。


 


我该穿什么?这件衬衫会不会太花里胡哨了?这件西装是不是又太严肃了?穿休闲裤还是烟管裤?对了我该戴眼镜吗?不戴眼镜的话会不会显得很刻意?不不不,我是去约会又不是做实验,戴个毛线的眼镜,带点脑子吧!


 


平常穿着随意从不认真打扮的博士竟意识到挑选一身合适的衣服比登天还难(他一定要挑选一套完美的衣服),挑了半个小时最后什么也没穿,唯一做的就是将几十件衣服凌乱地全数摊了一地,比被强盗劫掠过的犯罪现场还要乱上八百倍。


 


他生无可恋地躺在一小堆衣服上,「Tony出发了吗?」


 


「还没有。」头顶传来清晰的电子音。


 


 


 


此刻,Tony也在房间里询问他的电子管家。


 


「博士怎么还没走,Jarvis你给我盯仔细一点!出一点差错我饶不了你。」


 


「Sir,博士确实还在他的房间里。」


 


Tony捧着一大束玫瑰花,等着Bruce出门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给他一个Surprise,再手牵手去吃饭。


 


他看了眼表,皱起眉头,「都11:36了,我们约的12点吃饭,他也该出发了吧!」


 


「博士正躺在房间里,还没有换好衣服。」Jarvis回答。


 


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给Bruce。


 


「喂,博士你到哪了?」


 


「啊……我……那个……已经在路上了……我已经看见餐厅了……」


 


Stark随手丢掉玫瑰花,小声嘀咕,「该死,他搞什么鬼。」他气鼓鼓地朝着博士房间走去。


 


「你是说你马上就到餐厅了是吗?」


 


「呃……是的,那你到哪了?」


 


「我到你房间门口了。」他挂断电话,打开博士的房门。


 


Bruce一惊,立马跳起却发现无处可藏。


 


「博士,你想说你又用两秒钟从餐厅跑回大厦然后从窗户跳进来出现在我的面前是吗?」男人叉着腰质问道。


 


「呃……那个……」


 


「你磨蹭这么久是在挑衣服?」Stark又问。


 


「蛤?才不是!我……完全没有纠结应该穿什么衣服!」他胡诌乱扯道,也不顾地上满是乱七八糟的衣服泛滥成灾。


 


「可以让我来帮你挑选衣服吗?」


 


「当然……」Bruce答应,毕竟他也不想自己在Stark的眼皮底下挑上至少两个小时的衣服。


 


「你穿现在这身就没问题,我们出发。」男人果断拽起他的手向屋外走去。


 


 


换作平常,Bruce一定已经抱怨起来了。因为他正穿着一套淡蓝色和白色相间的幼稚睡衣,而拽着他的男人一身笔挺的墨色西装,精致华丽。就像是一位俊朗潇洒的父亲正拽着他那不愿意去上学的孩子,后者十分丢人现眼。


 


电梯抵达一楼,Bruce率先走出电梯门,Tony跟在他的身后。


 


博士以他敏锐的直觉感受到身后男人正伸手准备牵他的手,于是立马加快步伐走了两步,Tony抓了个空。


 


一起去餐厅的路上更像是一场追逐战。


 


每当Stark稍稍加快脚步靠近博士,后者就以更加快速的步伐猛冲几步以保证他牵不到Bruce的手,更没法腻歪地在路上你侬我侬了。


 


直到气喘吁吁的Stark叫唤起走在他前面的那位竞走选手,「博士,你……」


 


话语未落,Bruce像突然被打了激素一样一路亡命狂奔向餐厅,头也不回。


 


 


 


五分钟后,Tony抵达餐厅。


 


他居然看到Bruce端庄地坐在椅子上若无其事,更觉几分牙痒。


 


「别他妈装的像是你几个小时前就到了而且还在等我的样子,你他妈的跑这么快喘不喘?」Tony吼向害得他差点累死的罪魁祸首,瘫坐在椅子上歪吐舌头喘着粗气,十分狼狈的模样让坐在对面的Bruce感到心里平衡了一点点。


 


「呃……我只是有点饿,等不及了。」


 


桌布是鲜红的,桌上摆放的玫瑰花也是。


 


伴随着餐厅角落一位服务员拉出的悠扬浪漫的小提琴旋律,玫瑰花瓣的芳香更显得沁人心脾。


 


「怎么样,这次订的可是情侣桌哦~」Stark挑眉,对座的博士依然面无表情。


 


「嗯,还行。」


 


Tony拿起桌上正对着他的菜单,「博士,你来点菜吗?」


 


「不,你点。」


 


「还是你来……」


 


「不,你点。」Bruce以完全一致的语调重复道。


 


Stark想到他面前的家伙嘴上说饿了,实际上完全能跟他互相推让三天三夜,只好自己翻开菜单,「牛排要来一份吗?」


 


「随便。」


 


「那,鲍鱼?」


 


「随便。」


 


「博士,你想吃什么?」


 


「都行。」


 


博士本着言多必失的原则,若能从他嘴里听到一句话超过三个单词,那绝对是听错了。


 


Stark叫来服务员,凭借着多年朝夕相处的默契,顺利点出一份几乎都是博士爱吃的菜单(虽然他完全不挑食)。


 


Bruce全程一言不发,双手抱臂在桌上,就像认真听课的小学生,而且还是一堂宣布考试成绩的课,不然他也不会在空调齐备的情况下紧张到一头大汗。


 


「博士,你看起来很紧绷。或许你可以试试把腿翘到桌子上,我也不介意。」


 


「不了。」他又补充,「我很放松。」


 


Stark伸了伸懒腰,又用舌头挑了挑牙缝里残留着的早饭的菜叶,对座的人还是目光呆滞地看着他,像是准备一句话不说地吃完饭。


 


约会气氛在沉默中尴尬起来,他只好先开口,「博士,你可以说点什么吗,随便什么都行,求你了。」他抿起嘴,下巴置在桌布上,眨巴出闪闪发光的星星眼望着Bruce。


 


「今天……天气不错。」他接着说,「呃……我是说你挑的餐厅非常不错,我很喜欢。」


 


博士紧咬牙根说着,看见Tony的脸上溢出笑意,才稍稍放松手里紧攥着的餐具,差点被握断的铁质刀叉得以逃过一劫。


 


「博士,为什么这几天你一直躲着我,别不承认。」Tony突然发问。


 


「蛤……有吗……我……我去上个厕所。」Bruce没有回答,而是大惊失色地逃进厕所。


 


 


等到Bruce再回到餐桌上的时候,菜已经上了大半。


 


他尴尬地笑了下,坐回椅子。


 


「博士,你完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我绝对不会怪你,我对着我的反应堆发誓!」Tony右手拍在胸口上。


 


「呃……我还想去上个厕所……」他又一次飞速逃入厕所,这次行动更加熟练,只用了五秒钟就消失在Tony面前,如果没有撞倒一位正在端菜的服务员就更完美了。


 


Stark翻了个白眼。


 


五分钟后,博士又回到了餐桌旁,「其实你可以先开吃,不用等我的……」他可怜巴巴地说着,带着讨好的语气,似乎也知道自己一直在Stark生气的边缘试探。


 


「博士,你不告诉我为什么躲着我也没关系,我只求你以后别再躲我了,最起码两天见我一面好吗,求你了。」


 


「我突然想起来刚刚上厕所忘了洗手,你再等我一下。」他还没坐下,又做出准备逃跑的动作。


 


「Robert Bruce Banner!你他妈给我坐下!」Tony大吼。


 


博士委屈地坐下,叉起一块牛排胡乱塞进嘴里。


 


「博士,尝尝这个。」男人将一碟巧克力蛋糕推到博士面前。


 


Bruce拿起满是巧克力酱的小蛋糕,「嗯。」


 


为什么他还在盯着我看?是不是我直接拿起蛋糕的不卫生吗?还是应该先把蛋糕切开再叉着吃?还是我的嘴角沾到黑椒酱了?不应该呀,我刚刚吃得已经非常儒雅了,下一口绝对要小心,千万别把巧克力酱弄到身上,干脆一口吃掉吧,这样最稳健!!


 


于是他大大张口,又觉得这样吃太粗鲁,继续陷入犹豫。


 


「博士,你当心一点,这个蛋糕里面有硬的,别噎着。」


 


有硬的?什么硬的?难道是……钻戒!!!


 


「Tony!!!!」他惊慌失措地把蛋糕丢回盘子里,「这……太……太突然了!我还没准备好!这样……进展的太快了……


 


一脸懵X的Stark把他盘子里蛋糕抓来掰开,露出黑巧克力块


 


「你不喜欢吃硬巧克力,那给我吃吧。」Stark说着,把甜食塞进嘴里。


 


留下Bruce一脸阴沉地低下头,内心已经让Hulk将自己扇上一百个巴掌。他宁可立即出现一只从天而降的大怪兽掉落在纽约,然后他就可以出发迎战而不是坐在餐桌上面对前所未有过的巨大份尴尬和丢脸。


 


「对了博士,你刚刚为什么那么慌?」男人舔舐着指尖残留的一点巧克力酱。


 


「没……没什么。」


 


Tony憋不住了,他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但他做不到,「博士,你以为那是我要给你的求婚戒指,是吗?」说完,继续笑出鹅叫,「哈哈哈哈咳咳……博士,你坐过来。」


 


「我不。」把脸都丢尽了的博士拒绝道。


 


「好,那我坐过去总行了吧。」Tony围着圆形餐桌绕了半圈坐到Bruce身旁,后者往一旁挪了挪为他腾出大半个屁股的位置。


 


「博士,那你答应吗?」


 


「求你了,当没有这件事发生过好吗?我发誓以后再也不躲着你了……」


 


男人脸上依然洋溢着笑意,突然他单膝跪地,「Bruce Banner。」


 


被叫到名字的人目瞪口呆地望着旁边的男人,「你不会……真的要……」


 


博士,你刚刚说没准备好,进程太快了。意思是,如果我真的求婚,你也没打算拒绝,是吗?」Tony的右手伸进西服左侧的口袋,左手挽起博士颤抖着的右手。


 


Stark坏笑两声,「我在等你的回答,Bruce Banner。」


 


「我……我……我愿意。」博士赤红着脸艰难地吐出肯定。


 


Tony噗嗤一声笑出来,掏出口袋里唯一的物品——钱包,放到Bruce手上,「博士,刚刚的事情我会忘掉的,但这件事我必须记一辈子。」说罢,他立马笑瘫在地上打滚。


 


Bruce苦笑两声,他看着地上滚来滚去的男人,也知道自己现在比他还要滑稽得多,「Tony Stark,耍我很好玩吗?」


 


 


Bruce恼羞成怒地踢了几脚身下的Stark,「我!不!愿!意!」


 


险些笑到去世的Tony攀着椅脚爬起,「博士,我的左口袋是钱包,右口袋才是真的求婚戒指,不信你来摸。」


 


博士的手又探进男人的衣服,摸了半天才发现这个混蛋根本没有右口袋。


 


「博士,你摸到我的乳头了,回去让你摸个够。」


 


「该死!」Bruce一拳猛锤在Tony胸口,结果打中坚硬的反应堆,伤敌一千,自损八万。


 


博士的嘴都气鼓了,被男人用手戳了下,立马张口咬过去,就像一只傲娇的家猫。


 


「我走了,你慢慢吃。」博士气急败坏地说着。


 


「到我房间等我,不许再躲了。不然我就把这件事通知全世界,然后召集世界上所有超级英雄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Bruce没有回答,径直走出餐厅。


 


 


下午。


 


当Tony打开房门时,久违地看见Bruce躺在他的床上生着闷气。


 


「我错了,博士。我不该耍你的。」Tony可怜兮兮地搓搓手。


 


「哦。」Bruce答道,头也没抬。


 


「博士,你想怎么报复我都可以,比如说跪搓衣板。」


 


博士抬头看了他一眼,「我要睡觉了,睡醒再找你算账。」


 


Stark从床头柜里翻出一瓶安眠药,「博士,最近一周你为了躲着我,每天都睡那么少,把这个吃了,今天好好睡一觉吧。」他倒下一粒药片。


 


「不用,我不失眠。」


 


「至少能多睡一会吧,我希望你能睡到明天下午,这样至少我醒来的时候能抱抱你,不过分吧。我已经有整整一个星期,在没有你的床上醒来,这样的睡眠,是没有灵魂的。」


 


「哦。」他乖乖吃下安眠药。


 


第二天早晨。


 


Bruce睁开眼,发现Stark倚在门口看着他,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干嘛这么看着我?我睡了多久了?」


 


「现在才早上八点,老婆。」


 


「你他妈叫我什么?」Bruce掀开被子发现自己的衣服早就被脱光,正一丝不挂着。


 


「那……老公?」


 


「老你个头,我衣服呢。」他钻进被窝里遮掩起来。


 


「别害羞,昨晚我脱你衣服的时候就看光了,但我发誓绝对没有摸!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你应该下床看看。」


 


「什么?」他裹起被子站到床上,才发现床下地板上摆满了打开着的钻石戒指盒,眼睛差点被这几十个钻戒闪瞎。


 


「你他妈发什么神经,Tony Stark你是不是有病!?」


 


「Wow,听一听这愤怒的谴责,响亮又动听,这才是我最爱的博士啊。」男人一个飞扑跳到床上,「昨天你说我在耍你,你看,这次都是货真价实的钻戒,喜欢吗?」


 


「不喜欢,不愿意,滚。」


 


「博士,你放心,这些都只是装饰品罢了,在你准备好和我结婚之前我绝不会擅自向你求婚的!」


 


Bruce躺回床上,「这还差不多。」


 


Stark话锋一转,「毕竟我们还没做过爱。」


 


「什么?!」


 


Stark将博士身上碍事的被子一把掀飞,「我是说呀……」他扑倒博士身上。


 


婚前炮可不能少。


 


 


END.



hideノ扉:

《复联3》科学组篇


科学组也在复3最开始的时候

浩克被‘打’到地球

落在奇异博士的总部

找到小铁罐

多年不见

君子之交谈如水

世界末日之前的见面

还要人工解决铁罐式的小学生吵架(图2~图3)

脑力组的落差萌~

罐:小罐有小情绪

绿巨:可是现在是世界末日